山里是森林,山外是都市,山間的小溪隔斷了山里通向山外的世界。
林中的樹木想出山了,渴望在溪流之上架起一座橫木橋。
看山人就在林中搜尋,看上了那顆出眾的松樹。
松樹高興了,想到自己在山中長了這麼多年,比別人挺拔,比別人粗壯,更比別人幸運,因為今天終於派上了用場書刊印刷。於是,松樹被看山人截成幾節,橫放在溪流之上的兩山之間,成為連接南北的一座橋樑。
看到山上的那些松樹每天都從橋上經過,松木橋問:“兄弟們到哪裡去啊?”松樹回答說:“外面在修鐵路,我們去做枕木,為交通運輸事業做貢獻呢! ”松木橋想:“我多麼想去鋪鐵路啊!等等吧,總有一天我也會和松樹兄弟們一塊去做枕木的”。
幾年過去了,松樹兄弟們都走完了,鐵路也修好了,那顆松樹還是躺在山間小溪之上沉默和等待。
山上的杉樹耐不住寂寞了,也紛紛走過小橋去。松木橋問:“兄弟們到哪裡去啊?”杉樹回答說:“外面在建高樓大廈,我們要去做門窗和支架,為城鎮化建設做貢獻呢!”松木橋想:“我多麼想去建高樓啊!等等吧,總有一天我也會和杉樹兄弟們一塊去做門窗和支架的”。
又是幾年過去了,杉樹兄弟們都走完了,高樓大廈全建好了,那顆松樹還是躺在山間小溪之上沉默和等待。
山上的萬年青也走下山來,滿心歡喜地走過小橋。松木橋問:“兄弟們到哪裡去啊?”萬年青回答說:“外面修建園林城市,我們要去美化人居環境假髮,為現代生態文明做貢獻呢!”松木橋想:“我多麼想去美化人居環境啊!等等吧,總有一天我也會和萬年青一樣,被移栽到城市的公園裡的”。
又是幾年過去了,萬年青兄弟們都走完了,園林城市也建好了,那顆松木橋還是躺在山間小溪之上沉默和等待。
若干年後,山上的野花走了,山上的毛竹走了,山上的看山人也走了,松木橋急了:“什麼時間我能出山呢?”朋友們都說:“你怎麼能走呢?這裡需要你啊!”。
松木橋暗自流淚,看看自己的身軀,已是滿目蒼痍,樹皮早被人們踏脫了,樹身也被日曬雨淋成為朽木,如果再經幾次風雨的襲擊,自己就會粉身碎骨葬身深淵。
孤獨、寂寞、難耐、苦悶的松木橋,已是欲說無言,欲哭無淚,只有一遍又一遍地告誡自己:“下輩子再也不做任人踐踏的橋樑!”。